石滋宜觀點
小 中 大
 

專訪 | 石滋宜:從實踐《論語》中的一句話開始改變_問題一 (2017/10/6)

  作者: 石滋宜

  專訪 | 石滋宜:從實踐《論語》中的一句話開始改變_問題一 

您曾經提到,中國人對孔子這位中國最偉大的老師有著極深的誤解,他的思想反而直接影響了鄰近的日本。日本人把《論語》思想以生活化的方式教化人民。可以向我們講講,以您的瞭解,《論語》在日本有怎樣的思想地位?日本人以《論語》教化人民,具體有哪些舉措?有哪些是值得當代中國借鑒的?
 
石滋宜先生:日本關於《論語》的著作琳琅滿目,可以說《論語》是日本國民精神的基礎,跟西方的聖經有同等地位。從書籍上得知,1935年以前,日本到處都有論語塾。論語塾可追溯到日本古代的武士道,譬如日本德川時代前期的哲學家伊藤仁齋就在京都堀川開設私塾“古義堂”,並對《論語》作出了“宇宙第一書”的評價。明治時代日本第一位實業家澀澤榮一(1840—1931)出版了《論語與算盤》,童門冬二的《論語的智慧一日一語》則得到了各階層與不同領域的肯定,讓《論語》能在民間普遍推廣。日本人用生活化的方式以落語(類似中國的單口相聲)、講談等形式,讓一般老百姓——甚至是不識字的農夫——都能理解《論語》,並將其中的名言變成生存的糧食,將其所宣導的精神變成為人處事基本的態度。許多文學獎得主也在自己的作品內引用孔子的言論。日本作家、教育家、哲學家下村湖人(1884—1955), 具有自由主義與反戰的思想。二戰期間,他是少數敢批評日本軍國主義的學者,其反戰思想散見於《次郎物語》《論語物語》等。他曾任臺灣臺北高等學校校長,認為不應有人種之分,反對當時的總督對殖民地的統治方法,後辭去校長之職,有“硬骨漢”之稱,具“內省不疚,夫何憂何懼”之勇氣。日本作家、詩人和社會活動家井上靖(1907—1991)則回到孔子去過的每個地方進行調研,以具體感受孔子當時說話的情境。總之,在日本,從孔子和《論語》延伸出來談論人生的書籍非常多。現在日本也開始由爺爺奶奶帶著孫子去參加論語塾,主要是因為日本自從棄孔之後,從20世紀90年代末到21世紀初,多任首相任期都沒有超過一年,而《論語》對領導提升自身的修養非常重要,故日本經濟團體聯合會會長奧田碩才會感慨地說,日本要培養青年領袖的第一課就是把《論語》學好。 

轉載自 北京外研社國際漢語 https://mp.weixin.qq.com/s/ov23zSwsPQvKmHHs5QUo1A
 

返回